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教师之窗 > 闲暇点滴 >

闲暇点滴

对学生要“冷处理”更要“热应对”

作者:网络 来源:网络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-02-28 16:58
   过去的乡村里曾经活跃着许多“小艺人”,铁匠便是其中之一了。在村落的一处空闲地里搭起一个简易的凉棚,将炉灶一支,光着膀子的铁匠就“叮当叮当”敲打起生活的节奏来。最激动人心的场景便是将那经过一番锻打的通红工件,猛然间往水盆一浸,“刺啦”一声响,顿然间冒出一团“蘑菇云”来。后来知道将工件“刺啦”一声浸到水里的过程叫淬火,也称“冷处理”。这种冷处理可以增加工件的机械性能和规格的稳定性。
   公共关系上的“冷处理”基本类似于铁匠们的“淬火”,就是将处于“火头上”的人和事冷却、搁置起来,静静地、冷漠地对待。冷处理的方法运用源于何时,不曾考证,但至少孟子早有论述了,他在《孟子·告子下》里曾这样说:“教亦多术矣,予不屑之教诲者也,是亦教诲之已矣。”意思是说,教育别人也是有多种方法的,我不屑去教诲他,不理会他,这本身就是对他的一种教育方法。
  据说,明朝有一个叫作赵豫的官员就实践着这一理念。在他任松江太守期间,遇到有民事纠纷的人来击鼓告状,他不是马上升堂断案,而是用轻描淡写的“明日来”三个字打发他们走。原因是,人往往在气头上争一口气,难免不冷静,回家待一晚上,消消气,去去火,说不定就会反省自己,互相谅解了。原来太守的“明日来”断案法,就是创造一个冷却和缓冲的机会,避免了火上浇油,真是冷处理的典型运用了。据说效果相当不错,赵豫在做太守15年间,松江一带政通人和。
   既然效果相当不错,就有不少的人去效法了。拿我们的教育界来说吧,就有很多学者研究“冷处理理论”,大谈“冷处理”方法对教育的现实意义,形成了一套一套的理论体系。很多教师也纷纷撰文介绍经验,谈论如何巧用冷处理法教育学生,方法也是一堆一堆的。是呀,既然用暴力直接终止发泄、犯错的学生是不提倡的,用讲大道理的激情方式教育发泄、犯错的学生是效果不佳的,那么处于中立方式的“冷处理”就倍受大家推崇了。
    然而,唯物主义辩证法认为,任何事物都是相互联系,相互依存的,用任何割裂的方式、方法对待问题都是片面的。也就是说,任何方法的实施都不是一个孤立的过程,都是“方法链”上的一个“结点”,也都有个前因后续,不能独立地操作和运用。只有这样,处理问题才更有连续性和完整性。但是,我们发现,无论在老师们的具体操作中,还是在经验材料的论述里,对冷处理方法的阐述与操作都多多少少有些单一化,也就是说仍然处于对这种方法的孤立运营上,大多是简单地、草率地进行了冷处理,而忽略了冷处理之后的应对环节,较少顾及冷处理后学生的认知程度、心理感受和负面影响。
    那么,教师应该如何操纵“方法链”,做好冷处理后的后续工作呢?“热应对”的意义和方法又有哪些呢?
    首先,“热应对”是阻止坏情绪蔓延的好办法。
    人人都有情绪,孩子更是如此,但孩子比大人更缺乏调节情绪的能力,当愤怒、恐惧、悲伤、厌恶等消极情绪出现时,一些孩子经常以哭闹、打滚、破坏等各种极端的方式和不可取的行为进行宣泄。很多老师在安慰无效的情况下,经常利用以静制动、以冷制热的冷处理方式,扔下一句“让他泼,都别管他”一走了之,让孩子自己恢复,自我疗伤。实事求是地说,这对于那些“不喜欢吃甜枣”的孩子确实也会起到很大的作用,他们在发泄一阵坏情绪之后,发现周围没有理会他的人,自然就感到孤单和无趣,也会慢慢终止发泄,渐入佳境了。老师再见到他时,又是一个欢笑的脸。大功告成!
    这样的情形,自然是令老师们欢欣的,你看看,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呀,不废一句口舌,不动一拳一脚,更用不着怒发冲冠大伤肝火,孩子的坏情绪就自燃自灭了。岂不是太划算了?这真是一种最简单而又最奇效的管理方式呀。但是,我们的老师应该注意了,如果我们的方法如此简单,如此浅尝辄止,如此不懂得延伸,那是对孩子的健康成长很不负责任的了。
    能不能这样说:冷处理就是对孩子心灵的“冷惩罚”。孩子有了坏情绪,是最需要得到温暖和别人帮助的,但恰恰就在这时,我们却给了他最冷酷的“待遇”——远离他,孤立他。冷处理的过程就是孩子心灵备受煎熬的过程,他的心是冷的,他的情绪是低落的,他的态度是消极的,并且随着冷处理次数的增加,孩子的这些消极影响也会随之加强,甚至对人与人之间友好情感的建立失去信心。从另一个层面上说,孩子情绪的发泄没有得到老师们的置否?,更没有得到老师们的正确引导,这就从侧面给孩子一个误导,让他们认为自己发泄坏情绪是正确的,这种方式是“克敌制胜”的,就为以后这种消极方式的“再现”提供了可能性,而成为一种习惯继续延续下去。
    退一步说,假设冷处理的方法是可施的话,那可施点应该在冷处理之后的“热应对”上。孟子说:“尽信书,则不如无书。”我们也可以这样说,尽信“孟”,则不如无“孟”。比如他说的“教亦多术矣,予不屑之教诲者也,是亦教诲之已矣”就很值得怀疑,怀疑在这样冷处理之后的后续工作是否跟上了。“不屑”之后,是否安抚孩子的消极情绪?是否让他明白了为什么对他“不屑”,应该怎样克服让人“不屑”的缺点?达到下不为例而让人“屑”,这才是教育的终极目标,才是对孩子真正负责的明智之举。而这些,孟子都没有讲出来。
    话题又回到上面提到的孩子情绪的宣泄上来。我们认为,让孩子表达和宣泄坏情绪,但并不足以赶走坏情绪,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是波涛汹涌,他的“情绪脑”仍在不停运作。我们在允许孩子适当发泄坏情绪的同时,还要教给他们合理的情绪管理方法,让他们以合理的方法排解,“情绪脑”才能彻底过渡到“理性脑”,理性地审视自己情绪产生的全过程,并且认识到这样做所产生的不良后果,检讨自己的错误,以后尽量控制“坏情绪”。
    这样的过程,全靠冷处理之后的“热应对”,以真诚的情态向他们讲清“热道理”。比如在冷处理完成之后,老师可以这样心平气和地说:“我知道你心中有烦恼、憋气,所以允许你发脾气,直到你平静为止,这也是我当时不理你的原因……”在这样的沟通中,孩子自然会体会到老师其实是关心自己的,不是真正地冷漠他,甚至是逃避他,同时也会收敛自己的情绪结。然后,再向孩子讲清楚情绪管理的方法,让孩子找到替代另一种宣泄的方式。比如,可以这样教育孩子:“允许你发脾气宣泄内心的不快,但是并不是说就认可你哭闹、打滚、破坏、打骂等方式,这种行为是不正确而且是十分有害的,气大伤身不说,还会破坏团结,严重影响你的形象,对你完美人格的建立起到了消极的作用。假如老师情绪不好,也这样打你、骂你,你的心情会愉快吗?情绪低落的时候,可以运用心理转移法,去想快乐的事情,或者出去走一走、跳一跳、蹦一蹦、唱一唱、聊聊天都是可以的。路有千条,宣泄情绪的方法也同样是呀……”这样开诚布公、和风细雨的“热道理”,一定会让孩子心智大开,心服口服,尽快寻找到宣泄情绪的好方式、好方法,不让消极情绪恣意蔓延,从而成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。
    其次,“热应对”是化解学生之间矛盾冲突的好办法。
   勺子总会有碰到锅沿的时候,牙齿总会有咬着舌头的时候。道理是同样的,孩子之间也总会有出现矛盾的时候。当然了,这些矛盾主要是因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引起的,原因种种,矛盾微微。但孩子毕竟是孩子,克制力没有那么强,宽容度没有那么高,总是拿着芝麻当方瓜,把个小事当大事,感情用事,惹起诸多的事端来。烦不得,恼不得,孩子毕竟是孩子。可能是在课间里,别的孩子都玩得老开心,却偏偏就有几个打将起来,老师要么路过正看见,要么得到消息跑过来,看看事态并不大;也许是太司空见惯,磨炼出了惰性心理;也许是忙得不可开交,懒得去处理这等破事……总之,老师抡几下眼,吼几声嗓:“一个巴掌拍不响,屋里去!”顿时住了手,撒腿跑掉了。“战乱”暂时平息了,“挑衅者”洋洋得意,“挨欺者”垂头丧气。
    这种情形,也算得上是冷处理了。自然地,老师们也会暗中窃喜:你看看,我的威力大不大?一个怒目,一声断喝,“结果”了一场硝烟弥漫的战争,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真乃上策呀。但是,我们的老师应该注意了,如果我们的方法如此浅尝辄止,如此粗暴简单,那是对孩子的健康成长很不负责任的了。
    情形应该是这样的:鉴于孩子们对老师的惧怕或者尊重,双方虽然暂时结束了有形的“战争”,但是,他们心中的隐形“战争”并没有结束,“挑衅者”意犹未酣,“受欺者”心有不甘,各自的心里都在憋着一股劲,一个要继续完成“欺压”任务,一个要寻找时机“报仇雪恨”。在老师忽略了冷处理后的扶绥与安抚的情形下,时机一旦成熟,很可能会死灰复燃,硝烟再起,另一场更可怕的“战争”会悄然而至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    由此看来,我们也该怀疑“明日来”太守赵豫的做法了。他用“明日来”的处理方法对待民事纠纷,看似省心省事,但是偶尔运用尚可,如果总是这样下去,未免显得草率,有不勤政之嫌不说,也未必能把所有的问题解决好。也许大多数当事人回家待一晚上,消消气,去去火,说不定就会反省自己,互相谅解了;但未必都是这样的,很多反思能力差的当事人,回去之后也许不会消停,矛盾还有继续升级的可能。因为,太守没有冷处理后的“热应对”,后续的教育和安抚工作没有跟上,发生怎样的变故都是不可知的。
    所以,我们还是说,假设冷处理的方法是可施的话,那可施点应该在冷处理之后的“热应对”上。这个“热应对”是化解矛盾冲突的好办法。比如,太守冷处理完之后再修书委派当地村官做一番暗中调和,或者几天后派手下暗中调查,了解真相,探明实情,如果矛盾仍然不得解决,也好有个补救措施。对学生也是这样,千万不要认为冷处理就是解决问题的终结,恰恰相反,冷处理只是解决问题的初始,后续工作至关重要,忽视不得。冷处理就像放风筝,可以高高地飞向天空,也要有随时可以把它们收回来的能力。能不能把握好这个火候,根本还在于对孩子真正的爱心上。
    冷处理之后的“暖应对”方式种种,要么和风细雨讲道理,暖风医病草;要么换位思考摆事实,真诚感化;要么直言不讳谈危害,纠错规行……冷处理后的“暖应对”方法种种,要么面对面谈心,促成  心灵交融;要么通过电话、微信交流,消除误解;要么通过书信交换看法,化解矛盾……方式、方法因人而异,适时变通,不求千篇一律;方式、方法既可单独使用,又可合并运行。
冷处理是一种教育技巧,“热应对”是一种补救艺术,具体操作中,要掌握好冷处理的力度,既不可太重又不可太轻。还要把握“热应对”的时间,时间既不能太长也不能太短,时间过长,孩子就容易变得麻木和无所谓;时间太短,又不能让彼此的情绪获得足够的恢复。
    冰心说:“世界上没有一朵花不美丽,也没有一个学生不可爱。”“精彩极了”是一种爱的表达,“糟糕透了”也是一种爱的体现。处于爱,表面的冷也是温暖;没有爱,表面的热也是造作。
 

 
收藏 打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