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教师之窗 > 闲暇点滴 >

闲暇点滴

教师应当是自觉的学习者

作者:网络 来源:网络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-02-28 16:36
        时下“教育家”“名师”活动较多,宣传力度也很大,然而,社会最好的教育状态则在于大批教师是合格的,能胜任教育工作。学生在受教育阶段一直能遇见合格的教师,他所接受的教育才会有价值。

合格的教师最重要的职业特征,就在于他自身是善于学习的人。

1966年,国际劳工组织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《关于教师地位的建议》第三部分“指导原则”中,对教师专业化作了说明,提出“应把教育工作视为专门的职业,这种职业要求教师经过严格地、持续地学习,获得并保持专门的知识和特别的技术”。这句话定义准确。我的理解是,“严格地学习”指“获得”教师基本资格,即“入门”资格,而“持续地学习”,则是为了“保持”教学的资格。教师专业底子不可能是静止的一桶水,而应当是奔腾的江河。一名教师不能继续学习,必然丧失“教”的资格。“获得”教师资格的专训教育也许只需要四年或六年,“持续”学习则是终身学习,“保持”只是“合格”的一般要求,真正上升为“发展”,远远不止教育行政部门强制实行的“继续教育每学期36学时”那么简单。

该建议在“教师的责任”部分,列为第一条的是:“鉴于教师的职业地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教师自己,所有教师应力图在本职工作中尽可能达到最高标准。”

为什么要力图达到“最高标准”?因为教育是为未来社会培育人。教师所有的努力,都要由未来社会评价。未来社会的文明水平如何,取决于当下的教育高度。有意思的是,这份建议是1966年发布的,其时中国教育正经历史无前例的苦痛,那个时代的“教育”给中国社会和文化留下了无数的伤痕,至今隐痛仍在。我们这一代教师应当有责任感,有担当,以最好的职业品质完成历史使命,不给未来的教育留下遗憾。

教师应当比一般人善于学习,因为他是“教”者,就必然“会学”。他持续不断地学习,有时甚至不一定是“追求”,而是职业本能,生命本能。如果认识不到自身应当“比一般人会学”,恐怕也就难以体会到思考和探究的乐趣,任何培训和进修都不过是例行公事,他的课堂有可能把个人的平庸发展为一群人的平庸。

相对于各种培训和进修,我觉得更应倡导教师的个人学习。我不认为教师只是“教育”的执行者,教师必须有属于个人的思考,必须经常和“问题”共处,教师的职业修养只有个人才能完成,当专业发展不为名利所诱惑,成为职业自觉时,才可能是有趣味的。

教师在有了一段教学经历后,他应当有“探索”和“自我更新”的能力。社会能提供必要的进修条件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个人能成为自觉的学习者,能通过个人的探索、总结与反思,把教训和经验变为职业能力提升的阶梯。一名没有功利心、勇于探索、不怕失败的学习者,是学生最好的老师。

过了很多年我才逐渐明白:做教师的,其实是通过课堂在教自己。我在教学生的同时,也在教自己领会常识的伟大,教自己主动“学”,教自己理解什么是教育,教自己怎样有智慧地面对渴望学习的人……

当学习成为生活方式,自我启蒙就是最好的人生状态,就有可能“保持”进而“发展”职业能力,有属于个人的发现和创造。所有的个人思考都是有价值的。有时,随着思考的深入,问题变得复杂,盘根错节,我们无法主导或干预;有时,思考又溯回原点,回到一般人不得不承认但不愿遵守的常识,问题似乎变得简单而千年无解。问题缠绕着职业思考,教学中始终有困扰的问题,如同身处巨浪激流中仍然固执地想寻找源头,但是,这样的困境发展了自由思想,在精神桎梏下无限拓展了个人的想象力。教师的学,不在于能不能得到,能得到多少,而在于有没有属于个人的思考。

必须把专业修养的提升当成个人的事。一些教师把职业进修当作行政要求,而没有意识到这是个人安身立命之本,因而他们的学习总是被动的。我在一些教师培训班上看到教师签到、刷卡,散会时点名,总感到难堪:教师的进修需要这样严管和监督,如果让学生知道,会有什么后果?

平庸的教师总能在任何时代都能找到懈怠的理由,如战乱灾荒,政治运动,商品经济大潮,教育产业化,社会价值观扭曲,工资待遇不高,教育腐败,等等,他们像是在等待,似乎想等到一个理想的环境再来发展自己,他们在埋怨中耗尽人生,同时也实现了“误人子弟”。

热爱教育的教师有精神寄托,同时“比一般人会学”,他们内心辽阔,他们的课堂充满激情,闪耀着智慧之光。无论在什么时代,都能看到那些真正的教师,否则一个民族不可能创造灿烂的文化。看到古代精美的雕塑和绘画,看到那些历经千年风雨仍然屹立的殿堂,我会想象那些匠人是怎样安静地劳作,为了自己的快乐追求,为了自己的职业名誉。他们也曾经历不为人理解的困窘,有过贫穷和饥饿,但这些没能磨灭他们对职业的热爱,专制的锁链,屈辱和压迫,扼杀不了自由思想和创造激情。因为热爱,他们富有想象力;因为肯学会学,也因为执着,他们能创造。这样的态度和情感促进了创造力和技术的进步。人只活一辈子,为什么不追求美好的职业状态?

现今教师面对的困难,再过一二百年,不足挂齿,但后人对我们今天的职业状态也许很不理解,他们会奇怪:当时那几代教师的职业追求怎么那么低?

我由此也想到,要警惕异化。现在教育界太喧嚣了,过多的“特色”有可能遮蔽常识,娱乐化的“赛课”、评比冲淡了教学职业责任,而过多的团队集中活动有可能冲淡个体知识分子的思考力。

一棵长在市中心的树,固然万众瞩目,但它失去了田野。所以,教师的进步要有安静的环境。

收藏 打印